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人的一生,要走很多条路,有笔直坦途,有羊肠阡陌;有繁华,也有荒凉。无论如何,路要自己走,苦要自己吃,任何人无法给予全部依赖。不回避,不退缩,以豁达的心态面对,属于你的终将到来。有时候,你以为走不过去的,跨过去后回头看看,也不过如此。没有所谓的无路可走,只要你愿意走,踩过的都是路。

我叫阿林,28岁,我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叫阿木,但是他在半年前出车祸死了,我们本就是心灵相通,他出车祸躺医院的时候,我的身体很难受,他死后,我也倒下了,在医院住了一个週才出院,这期间都是大嫂在病房里照顾我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大嫂是大哥去年才娶进门的老婆,他俩结婚都不到一年大哥就走了。

我母亲在生下我们俩兄弟的时候死了,我父母是老来得子,还一得俩,母亲是高龄产妇,本身危险係数就高,加上还生俩,最终死在手术台上没能下来,父亲一人把我们兄弟俩抚养长大,现在家里就剩我,大嫂,还有年过七旬的父亲,父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大哥的死对他打击很大,他一天把自己关书房不出来,有时去叫他吃饭,好半天才开门出来。

家不是家,我作为家里的顶樑柱很难受,所以想做出改变,首先就是大嫂问题。

我找她谈话,问她大哥死后她有什幺打算,大嫂说她没什幺打算,她哪儿也不想去,就想待这里。

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问她,你这样的久了邻居会有闲话。

她说,那你娶我吧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我被大嫂的话惊到了,但是仔细一想,其实也可以,我就去徵求父亲的意见,他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生活,只要你们喜欢就去做吧。

父亲那一关过了,我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,大嫂是个很好的女人,她比我们小两岁,娇贵但不娇气,我和大哥又是双胞胎,照顾她是应该的,而且我也没有喜欢的女人,以后也是要结婚,我和大哥喜好基本一样,他喜欢的我也喜欢。

后面我就娶了大嫂,为了避免邻居说闲话,我把老宅子卖了,带着父亲还有大嫂去到另外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。

很快她就怀了我的孩子,分娩那天我在医院焦急等待,等了很多才从手术室出来一个医生,告诉我孩子已经生了,是个男孩。但是,医生顿了顿才说,孩子得了新生儿败血症,现在已经送往育婴重症室,让我先有个心理準备,医生说完就走了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老婆怀孕好不容易让家里恢复了一点生气,父亲也因为孩子出生日渐开朗起来,现在要是孩子再有个万一,我们家可怎幺办。

听说有双胞胎的家庭出生是带着诅咒的,以前我不信,这接二连三的事情,现在有点相信了,你们说我该怎幺办才好?

命运加给我们的不幸还有避开的可能,但是自己给自己造成的不幸没有挽回之路。 人的一生吃了多少苦,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。

过去所犯的恶业,虽然不会马上受报,犹如刚刚变质的食品,不会马上变臭,但是不断散发恶毒,刚刚吃下去不会马上把你肠胃弄烂,但是会腐烂你的肠胃,扰乱你的心灵。人与人之间不能有矛盾,有矛盾之后,两个人都会有问题,两个有矛盾的人,一个是零,另一个也是零,零加零、零乘零,都是零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人生表面上是平平淡淡,人只要进入五欲六尘,就如一个比赛的场所,上半场(年轻到中年的时候),按学历、权力、职位、业绩、薪水,不断往上升;到了下半场(人的下半生),以血压、血脂、血糖、胆固醇,比谁下降得快。 人生上半场是顺势而为,听命;人生下半场是事在人为,认命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生活上,没病也要锻炼身体,不渴也要喝水,再烦也要想通,有理也要让人,有权也要低调,不累也要休息,不富也要知足,人生苦短,再苦也是活,再累也是活,生命无常,佛法智慧,再难也要学。

人与人就是一种互动,

给别人带来幸福、快乐,

你一定很快乐。

上天有一台天枰,一边放着苦难,一边放着快乐。

为了保持平衡,苦与乐总在交替加码。

人世间,没有谁的运气可以好得方方面面。

运气,在某一方面太好,在其它方面就会变差。

若有二三如愿事,一生已是不白活。

别人的生活如同T台秀,看得见的是曼妙绰约,看不见的是满身勒痕。

风光,永远只在别人眼中。

有些黑暗只能自己穿越;

有些痛苦只能自己体验;

有些孤独也只能自己品尝;

但是,

穿越黑暗一定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;

走出痛苦一定能企及成长的高度;

告别孤独一定能收穫灵魂的深度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人之所以不知足,就是有着太多的虚荣心。

俗话说知足者常乐,但又有几个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。

人不是因为拥有的东西太少,而是想要的东西太多。

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有着太多太多的诱惑,

我们不可能不动心,不可能不奢望,不可能不幻想。

双胞胎大哥去世后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时医生说了一句话,我吓得

一行泪流下,是因为瓦解了脆弱;一段话入心,是因为触碰了心灵!